01年江苏男子遇害现场仅留一根钢丝绳真实原因警方也没想到

浏览次数:7来源:乐鱼官方网站 作者:乐鱼官方app 发布日期: 2022-08-28

  2001年9月,江苏连云港的一位夜班出租车司机行至郊区的时候,看见一辆没有熄火却倒在路边上的摩托车,司机师傅感觉有些奇怪,便蹙着眉头下车查看,结果四周望了半天也没有看见车子的主人。

  警方接到报案后火速前往了现场,只是他们并没有寻到被甩出去的摩托车主人,而是在距离摩托车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土堆。

  警方挖开土坑一瞧,里面果然有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经过证实,该男子就是摩托车的主人。夜里的风有些凉,司机师傅惊愕地看着男子脖子上的钢丝绳,显然男子并非是因为车祸而亡。

  通过男子口袋中的摩托车证件,警方很快便知晓了男子的身份。男子姓彭,是江苏省灌云县人,是连云区墟沟地的一位摩托车司机。经过法医鉴定,男子就是被他脖子上的钢丝绳勒死的。

  警方第一时间在现场寻找其他证据,只是通过一番勘察过后,除了发现那条钢丝绳外,作案人员什么都没有留下。由于案发地区比较偏远,警方并没有找到相关的监控视频资料,便决定先通过周边排查走访,看看有没有目击者。

  “要不我们先从犯案动机下手吧。”查了这么多天的案子,除了那根钢丝绳,什么都没查到。民警薄翔宇感觉,他们应该换个角度去查这个案子。

  用钢丝绳作案十分的罕见,警方怀疑,凶手可能跟彭某某结过什么仇,所以才采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勒死彭某某。为了尽快寻找凶手给彭家人一个交代,当时的江苏连云港民警分了好几个小组,分别从仇杀、情杀、谋财害命的三个可能入手调查。

  民警小花叹着气,被害人彭某某是一名摩托车的司机,平日里除了跑跑摩托车什么的便没有做过其他的事情。

  经过警方的调查,彭某某为人很好,做事大大咧咧地讨人喜欢,很多顾客都向警方表示,彭某某是个热心负责的小伙子,对待他这份摩托车司机的工作很认真。因此彭某某并没有跟其他人有过什么仇,结过什么怨。

  并且因为摩托车司机的这份工作并不赚钱,有的时候忙乎一天都接不到一个客人,辛辛苦苦地工作一个月赚的也就刚好养活他自己。对于一个一穷二白的小伙子来说,哪个笨蛋劫匪会把注意打到彭某某的身上。彭某某没啥大的志向,就算有多余的钱也会花到网吧里,正因如此,彭某某并没有谈过什么女朋友。

  民警薄翔宇将视线再次投到了那根钢丝绳的照片上,那根钢丝绳是他们目前为止唯一知道的线索。

  当时彭某某被警方发现的时候,警方便在钢丝绳破损的地方发现了一处缠着的胶带纸。经过特殊处理,警方在胶带纸上发现了一枚指纹。目前,其他线索全部断掉,这仅有的唯一指纹才是他们破案的关键所在。

  胶带纸上发现的指纹已被拿去同指纹库中的指纹进行匹配。只有匹配成功,此案基本成型,可是民警薄翔宇就知道事情不可能这么快便结束。

  “匹配失败了……”民警薄翔宇思索片刻,便同民警小花说:“叫人先查查这钢丝绳的来源,任何一个工地工厂都不能遗漏。”

  民警薄翔宇认为既然无法通过指纹直接寻找嫌疑人,那便从钢丝绳本身上下手。像案发现场中的这种钢丝绳,由于做工独特,用处独特,只有在特殊的工地和工厂中才有。民警薄翔宇认为他们朝着这个方向查询并没有错,但是要想从工地或者厂子里面寻一根缺失的钢丝绳并不容易,如果寻找之时,稍有疏忽,案件关键便很有可能就此错过。

  但幸好在民警认真的调查之中,警方总算寻到了突破口。那是距离案发地点大概1公里左右的矿工企业里,警方在该工厂里面发现了相似的钢丝绳。经过警方的全面检查,在这家企业的一台机械设备上,发现该设备刚好少了20米的钢丝绳。

  民警薄翔宇认为,凶手可能就在这接触过该钢丝绳的人之中。原本以为只要锁定钢丝绳的来源,他们便可以通过钢丝绳和指纹来锁定嫌疑人。但是让警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经过调查后发现,接触过该钢丝绳的人居然有600位。

  一个人有十个指头,600个人便是6000份指纹。如果一一采集,绝对是一项无比庞大的工程。民警小花是个新来的,听到要对这600人逐一的采集指纹,便有些头疼,民警小花问他们的队长薄翔宇说:“队长,我们真的要一个一个的让他们来登录指纹吗?这要是一个一个的采集,得采到什么时候啊。”

  民警薄翔宇瞪了一眼新来的小花,严肃地说道:“对案件负责,对人民负责,这是我们的职责,别说这区区6000份,就是6万份指纹需要我们一一匹对,我们依旧要按部就班的来,如果你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劝你还是早点回家吧。”

  民警小花,牙一咬全身心地投入指纹采集工作之中,他方才其实只是想早点下班回家而已,但是他忘记了警察的这份工作太特殊,与案件打交道的他们,时时刻刻都需要争分夺秒才能尽快缉拿嫌疑人归案。

  在警方的不断努力之下,他们发现在这600人之中,居然没有一人的指纹能与案发时的指纹配对成功。

  “不可能,我们肯定还有什么疏忽的地方,小花你带着几个人去确认一下名单上的600人都来录入指纹了吗?”

  经历过上一次队长的批评之后,民警小花现在是不敢有半点马虎,生怕队长又当着大家的面把他劈头盖脸地臭骂一顿。对于这需要采集指纹的600位工人,警方逐一地询问过去,果不其然,这600人之中真有两个漏网之鱼。

  警方们的对话落入到其中一位工友小刚的耳中,该工友小刚与李某某平日里的关系还不错,只是近日家里事情太忙,他便把指纹采集的事情给忘记了。不过没想到李某某居然和他一样,也没录指纹。

  可是,他来前分明问过对方,对方同他说的是,已经录完了啊!工友小刚颇为诧异的同警方说道:“你们会不会搞错了啊,小李他不是已经录过了吗?”

  民警小花再三核查,看着李某某空缺的那一栏,小花肯定地回道:“这里没有他的指纹信息,李某某未曾来录过指纹。”

  据警方调查,李某某是该工厂的临时工,今年二十多岁。由于现在就剩李某某没有来登记指纹,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警方都再次通知了李某某。

  每一次,李某某都用各种理由来逃避录指纹的这个事情。为了搞清楚李某某为何不来的原因,警方又是通知公司,又是找人捎话,最后干脆直接上门,亲自去请。可当他们来到李某某的家时,却发现李某某并不在家。

  李某某的妻子告诉警方说,李某某这些天就一直没有回来,电话也打不通,消息也不回,她也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去哪了。随后,警方又询问了李某某临时所在的公司,公司里的人这些天也没见过李某某。

  民警薄翔宇看着所搜集来的李某某的相关资料,资料上显示,李某某除了在厂子里当临时工以外,还有一份用摩托车拉客的兼职。

  而死者彭某某生前就是一位摩托车司机,这意味两个人都有同一份相关联的工作,彭某某的死兴许便和李某某有关,要不然李某某为何总以各种理由来回避登记指纹?

  “他们很有可能早就认识。”警方猜测,这二人兴许因为干同行职业而产生过什么矛盾,看不惯的李某某便将彭某某约了出去,然后用早就备好的钢丝绳勒死了彭某某。种种迹象表明,李某某这个人嫌疑很大。

  见李某某失踪,警方第一时间展开了搜捕。由于当时监控设备的局限性,警方并没有寻到李某某的去向。

  便只能一边在网上进行搜寻,一边对李某某的家人进行实时的跟踪和调查。警方翻遍了整个连云港都没发现李某某的人影。

  这些年,负责此案的民警薄翔宇往南去过云南贵州,往北去过河北内蒙古,只要有任何蛛丝马迹,他们都要去侦查一番。

  “这怎么可能呢?哪有人可以凭空消失的?”但李某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找都找不到!就在大家无比沮丧的时候,一个消息传到了民警薄翔宇的耳朵中。

  该犯罪嫌疑人和他的一位李姓狱友闲聊之时,听到李姓狱友说,对方曾经在连云港这边打死过人。得到消息的民警薄翔宇无比的兴奋,当即表示等破案之后,要请那位告诉他此消息的民警吃饭。

  只是当民警薄翔宇兴致冲冲地过去核实时,却发现那位狱友的指纹和纸胶带上的指纹完全不符,对方也根本不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李某某。

  他们寻了十多年,依旧什么消息都没有,民警薄翔宇说:“不管多么艰难,我们只会迎难而上,只要这个案子有一丝侦破的可能,便永远不会放弃。”

  对于李某某的失踪,连云港的警方从未放弃过寻找,他们不断地四处奔波,打听李某某的行踪。后来随着科技的进步,全国监控设备的增加,连云港的警方又想通过大数据搜索,线索整合等方式查找李某某的下落,但让人不解的是,大数据中也没有李某某的相关信息。

  时间来到2019年,彼时的案子已经拖了十几年。为了能够寻到失踪的李某某,民警薄翔宇开始与全国各地的警方联络起来。今天有空了同这个省的警方打打电话,问问情况;明天有空了同另外一个省的警方再打打电话,搞的其他很多省的民警都晓的从江苏省境内逃走了一个姓李的嫌疑人,并且都快让负责该案的民警找人找的要疯掉了。

  虽说这种寻人的方式很费时间,但也很管用,在警方广撒网的情况下,他们捕捉到了一条重要线月,从山东警方那传来消息,说是那位他们寻找已久的嫌疑人似乎在他们山东那边出现过。得到消息的民警薄翔宇迅速来到了山东省境内。民警薄翔宇对其同事说:“着重寻找省内各地的工地,尤其是那种不需要身份证明便可以工作的工地。”

  通过各地的走访,警方发现,这一次的消息是真实的。那位失踪的李某某的确就藏身于山东境内。在走访了无数个当地的包工头后,警方总算打探到了李某某的消息。

  在山东胶州湾的某工地中,一位疑似嫌疑人的男子正在该工地上做临时工,据该工地的包工头说,该男子并不姓李而是姓高,虽然名字不一样但长的有点像。这些年高某某一直跟着他四处走动,人看着很老实,而且干活很卖力,唯一奇怪的地方就是对方不接触网络,甚至连部手机都没有。

  高某某到底是不是李某某,民警薄翔宇只要见上一面便能认出。李某某失踪的这十九年,对方就像一根针一样一直扎在民警薄翔宇的心里,久久无法释怀。这十九年的时间,无数次的扑空,让民警薄翔宇对于李某某的样貌,早已描摹过千万次,哪怕他认错周边的亲戚朋友,也绝不会认错李某某这个人。

  所以,当民警薄翔宇与这位疑似嫌疑人的高某某见面时,民警的眼睛一亮,大声的叫道:“李某某!”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本来正在工地上做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起头,却见不远处的民警正笑着同他招手,当时男人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好小子,挺会藏的啊,我们可是整整找了你19年,你可终于现身了!”民警薄翔宇激动的拍了拍了面色苍白的男子,对方疑惑的问警方:“你们是怎么认出我的?”

  民警薄翔宇收回方才的笑容,一脸严肃的看着嫌疑人说:“你的样子我描摹了千万次,更何况你的脖子上有颗贼明显的痣,就算你再怎么变,我也认得你。走吧,我们是时候该回家了。”

  犯罪嫌疑人李某某到案之后,他很快便承认了是他当时杀害的彭某某,并面对警方各种问题的询问,李某某十分的配合。

  警方通过指纹对比,李某某的指纹和19年前钢丝绳上的那枚指纹完全相符。怪不得当初的李某某总是逃避警方,不愿登记指纹,原来彭某某真的就是李某某杀害的。倘若李某某进行了指纹登记,事情便会暴露。

  李某某跟彭某某的关系并不熟,就像警方之前所猜测的那样,因为同行竞争他们之间曾产生过一些纠纷,彭某某仗着他人缘关系好和嘴皮子会说,经常性的将李某某好不容易拉倒的客人拐走。

  李某某当时便看彭某某有些不爽,但当时的李某某性格比较软,并不想和彭某某将他们之间的矛盾闹大,既然不能对立,李某某便想着和彭某某打好关系。

  2001年9月29号的那天,李某某邀请彭某某出来吃饭。他们在饭桌上有说有笑,似乎之前的矛盾不曾存在。李某某是真的想和彭某某搞好关系,希望对方在拉客的时候,不要那么的霸道。李某某知晓对方喜欢吃狗肉,见酒喝的很起劲,李某某便提议说:“港区那边有很多流浪狗,不明天的时候,我们去那抓一只回来,杀狗吃肉吧。”

  2001年9月30号的那天晚上,李某某带着他特意从公司工地偷偷搞来的钢丝绳和彭某某一同前往了港区,李某某本来是用那钢丝绳套狗的,可谁知,当时的他们溜了一大圈,一只流浪狗的影子都没看见。夜里吹了冷风,还没抓到狗,这让彭某某的心情特别的烦躁,便将火气全部撒到了李某某身上。李某某本来是一番好心,为此还特意偷了工地上的钢丝绳,见彭某某越骂越起劲,李某某再也忍不住,便反骂了对方几句。

  结果这一骂,两个人之间的火气蹭蹭的全都上涨。彭某某停下摩托车,连火都没熄,便和李某某动起手来。而李某某想起之前,彭某某老是抢他的顾客,也是毫不退让。两人都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越打越不可收拾,悲剧就此而生。

  “那个时候的我太冲动了,当我清醒过来之后,彭某某已经没气了,我很害怕,于是我便爬树翻墙的逃跑了。”

  当时,李某某得知警方要录他指纹的时候,他便知道事情瞒不住了,于是便在一个夜晚偷偷的跑掉。在他躲藏的这19年里,李某某从不敢光明正大的行走在大街上,生怕被其他人认出。后来更是连身份证什么的都不敢使用,只敢在一些工地上做临时工,哪怕是办银行卡他也都是借用朋友的身份证去办。

  在他跟着包工头干活的这些年,李某某干活很卖力,包工头便没有过问过李某某的来历。李某某固定的随着一个包工头四处游走,哪里有活干便在哪里落脚,以至于他的行踪总是不定的,这也让后期寻找他的连云港的警方十分作难。

  因为知道现在大数据的厉害性,李某某这19年来,连手机都没有碰过,为的就是不想让警方找到他。多年的在外辗转,东躲西藏,李某某放弃了家庭,放弃一切,就算画地为牢,也想躲避警方的追捕。可李某某潜逃这么多年的结果是什么?结果还是被警方所寻到,而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人在犯了罪之后,老想着逃跑是没用的!

  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便毁掉美好的人生;不要因为一时的害怕,便逃避律法的审判。对于犯罪分子来说,自首才是最佳的选择。

上一篇: 理查德·罗杰斯退休之作:27米钢梁悬挑画廊

下一篇: 双福第五小学二次结构工程全部完工